大学生俱乐部 > 文章列表
女博士生的苦恼:导师的性骚扰, 躲也躲不掉! (浏览次数:4815)
发表于2006-11-13 12:52:00
2006年11月10日15:47 温州晚报
林黎/口述 侠云/整理

  你好,是心语心理热线吗?我是一名在读的博士生,我不是温州人,也和温州没什么关系,我是在新浪网上获得你们的电话号码的。那天,我看到该网上转载了你们的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如何抵挡那双手》,这篇文章给我的震撼很大,因为我也正处在这种烦恼之中,我无处倾诉,只好打电话给你们,你们可以把我的故事整理出来发表,但千万要隐去我的真

实姓名。

  我叫林黎。作为一个在读女博士,我的学历很高,情感却很寂寞。最让我痛苦的是,我不仅寻不到我的真爱,还要承受我不爱而且可以说厌恶的男人的性骚扰。照理说我是属于高智商人群,处理好自己的情感应该是游刃有余的,但偏偏我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经验,总是处于迷惘和无奈之中。

  还是从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说起吧。那时我像刚刚露出红润的苹果一样清新诱人。我是抱着满脑子的文学梦迈进大学校门的,在新生联欢会上我朗诵了自己写的诗歌,才貌双全的名声马上传了出去。入校后我就成了文学社团的积极分子。不久,我的身边多了一个白马王子,他叫煜,也是校园许多社团的活跃分子,我们配合默契,爱情从我们的眼中流出,然后汨汨地淌在我们的诗歌和散文中。我们一起吃饭、一起看书,一起漫步在夕阳下的小路上。

  就这样过了两年,在大三的时候,我发现校园情侣们的举止越来越亲昵,越来越旁若无人,他们肆无忌惮地在路边搂抱、亲吻,在草地上相互喂饭。受他们的影响,我和煜也开始有了更多的身体接触,当然,由于看了很多的古典文学,在骨子里就是淑女,我是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作什么我认为不雅的动作的。两性间的身体接触原来是这么美妙,当煜抚摸我、亲吻我时,我的全身就像在露水滋润下的鲜花一样舒展开来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煜越来越不满足我们的状态了。我知道他要什么,我们不少同学都在校外租房子,公开同居了。但我的思想是比较保守的,我总认为,最销魂的一刻应该留给新婚之夜。所以无论煜如何恳求,我都固守最后的防线。一开始,煜是用“循循善诱”的方式的,他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,用我能接受的方式使我进入欲死欲仙的状态,然后……但是总是在最后一刻,我在半昏迷中惊醒过来,坚决地把他推开。一次又一次,煜有些不耐烦了,他在言语中慢慢地流露出对我的不满。我耐心地向他解释,可是他说,没想到我还像旧社会出来的小媳妇,那么守旧,校园里的恋人谁还像我们这么“有名无实”的?后来,他的动作明显开始粗暴起来,毫不掩饰他的急迫,这越发使我对这种交往反感了起来。我们从身体冲突到语言冲突再到渐渐疏远。在我们的距离刚刚拉开时我并不是非常在意,我认为煜离不开我,他只是一时赌气,过段时间他肯定会回头找我的,两个人的关系冷却一段时间也有好处,省得我那么艰辛地保护我自己。
  没想到煜却渐行渐远。在我们快要毕业的时候,他的身边形影不离地“挂”着一个女孩,那女孩无论长相、才华都不如我,她唯一的优势就是,答应并满足煜的一切要求。

  我真的不明白,难道那种事情是那么的重要?为它,煜不惜放弃最心仪的女孩,不惜牺牲三年纯洁的初恋。我非常痛苦,却不愿意改变自己,我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学习中,以优异的成绩毕了业而且考上了研究生。
  读研期间,我心如止水,对男女之间的情感已不抱什么幻想。而且身边也没什么让我动心的人,就这样我修女般地过了三年,将自己熬成了老姑娘。毕业回家,父母、邻居的关心铺天盖地而来,我落荒而逃。我逃避的场所只有一个:校园!于是我考取博士并继续攻读。

  我的博士生导师叫高齐,五十六七岁光景,个子不高,背有点弯顶有点秃,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儒雅之风。他在学院里的声望很高,他带的博士生毕业后职业前景都不错,他是在面试后直接把我招进来的,因此我非常感激他。他的夫人长期卧病在床,而他多年如一日地细心照料在病床前,这为他赢得了相当好的口碑,也使我对他十分崇敬。谁知道这么一个在学术上颇有成就的、德高望重的博导,暗地里却是一个禽兽?去年年底,我的第一篇论文完成了,拿给他修改,他潦潦草草地看了一眼,说,办公室太嘈杂,晚上到某茶楼边喝茶边慢慢聊吧。那晚我应邀前往,他已经在一个包厢里等我了。我的论文摆在他的面前,但是他自始至终没有提到一句,却向我说他的苦恼、他的寂寞。他在事业上风光,但家庭生活十分不幸。这点我同情他,但我爱莫能助。他说,在面试的时候他就看上我了,我的脸型、身材,正是他喜欢的类型,自从我成为他的学生之后,他看到我就有某种冲动。当时我是目瞪口呆,我没想到,在人前彬彬有礼、道貌岸然的导师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。他挨近我的身边说,我是正常人,我有正常人的生理心理需求啊。我往旁边挪了一点,他的脸就沉了下来,说,林黎,以后你还是我的学生,要顺利读完博士没有我的关照是根本不可能的。不知为什么,我心头突然掠过一阵惧怕……那晚我们在那个茶楼里呆到很迟,在夜深的时候,我终于违心地、战战兢兢地满足了他。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最耻辱的事,但是我做了。


  回到寝室,我痛哭失声。我的第一次,我守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,我为它而失去最美好的初恋的第一次,就这样给了一个我不爱的、年龄可以当我爸爸的人!我恶心、想吐,全身发抖,却只能抑制住自己,将这一切压在自己心底。

  此后,高齐就频频地骚扰我,他以减轻我的考试压力为由,一次次将我带到可以单独相处的地方,还硬留我在校外过夜。我觉得他并不是像他所说的,是个正常的男人,他常逼

我做一些令我非常恶心的动作,那不应该是一个正常男人所需要的。我对男人没有经验,唯一亲密接触过的是煜,煜是帅气的、阳光的、硬朗的,靠着他就像靠住一座大山。而高齐,连山上的一块烂石头都不如!而我……居然一次次地屈从他。我拗不过他的死缠硬磨,抵挡不住他的软硬兼施……我迅速地憔悴下去,亲友们都以为我是因为学习太紧张了,他们哪知道我经受的煎熬!

  我是不是要熬到毕业之后?这个时间还很漫长,我能熬到那一天吗?
楼主

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